中国学生支持历史学家Joseph Scalice,反对斯大林主义的诽谤

作者: our correspondents
2020年10月3日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orld Socialist Web Site)在此发表两名中国学生支持Joseph Scalice博士的声明。Scalice博士正受到菲律宾斯大林主义者的攻击,因为他做了一场有力的讲座——“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滑稽剧:马科斯,杜特尔特与菲律宾的两个共产党”——并在讲座中探讨了菲律宾共产党(CPP)在2016年对独裁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给予的支持。

他的讲座对于中国的工人和青年有着特别的意义,因为西松和菲共(CPP)的意识形态基础是毛主义(即斯大林主义在中国的变种),而毛主义给中国和周边地区的工人阶级带来过破坏性的政治影响。这场讲座已经被翻译成中文,可以在这里读到。

Dr. Joseph Scalice

菲共(CPP)的创立者何塞·马利亚·西松对于针对他们的批评极其敏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谴责Scalice博士是拿了CIA钱的特工和一个向杜特尔特告密的人。我们督促读者们,包括那些在中国的读者,加入到捍卫Scalice博士的行动中来:给WSWS发来反对菲共(CPP)对他的诽谤和攻击的声明、并广泛分享传播他的讲座。

一名工程系的学生

Dr. Scalice的工作对于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革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能认识到毛主义者叛卖革命的历史传统,那么工人阶级还会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们带到失败的深渊。我希望将来有更多像Dr. Scalice这样忠于事实和勇敢的人向全世界揭露毛主义者不光彩的历史。

Dr. Scalice与美帝国主义者勾结的毫无根据的不实指控,也同样是毛主义的历史传统的体现。在毛主义的诞生地,中国,就像斯大林在苏联所做的一样,在多次政治清洗和逮捕中,毛主义者都会给他们的政敌(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托派)安上托派分子勾结帝国主义势力进行反革命活动的罪名,到今天,虽然传统的毛主义已经在中国失势,他们仍然继续着对托洛茨基和中国托派的中伤和诽谤。因为毛主义者只有依靠对托派道德上的污蔑和人身的禁锢消灭才能欺骗工人阶级离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道路,并依靠伪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来维持他们的官僚主义统治。

一名来自理科院系的学生

我想感谢Scalice博士精彩的讲座,感谢他曝光了毛主义者在菲律宾对工人阶级的背叛,并且尤其感谢他对历史真相的捍卫。而这也正是为什么何塞·马利亚·西松会开始诽谤和攻击Scalice博士是拿了CIA钱的特工,并厚颜无耻地撒下弥天大谎来粉饰他们曾经对所谓的“进步民族资产阶级”(包括现任的法西斯式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支持。

对于毛主义者来说,诽谤他们的政治对手是个一直以来的传统了。在三十年代末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的托派曾被差不多的方式诽谤成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特务。在今天的中国,中共政权也还在用同样的方式来诋毁任何反对他们的人,声称他们都是被境外势力煽动的。

Scalice博士不仅梳理了菲共和很多民族资产阶级派系结盟的历史记录,还解释了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根植于其斯大林主义纲领之中的。中国共产党和菲共一样,在1925-27年的革命失败后也抛弃了城市中的工人阶级,转而将自己的基础建立在农村上和农民之中,去打游击战,并且用民族主义的纲领来激化当地的农民。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纲领,毛主义是斯大林主义在中国的变种,并和斯大林主义一样反对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否认工人阶级的革命本质。正是由于这样一个纲领,1949年革命后形成的畸形的工人国家在不到三十年之后就走进了死胡同,而毛泽东因此不得不在尼克松1972年访华之际,转而寻求与华盛顿建交。毛泽东的这一举动给1978年资本主义的最终复辟敞开了大门,也导致了1949年革命的大部分成果在这之后被破坏殆尽。

要在任何国家发展出一个革命性的运动,对历史的理解都是至关重要的。对于很多中国的年轻人来说,当他们开始批判现在的中共政权的时候,当他们想在政治上找到一个新方向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地会碰到很多令人困惑的历史问题。中国现在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曾经是过吗?要如何去理解1978年资本主义复辟前的毛主义的三十年?那三十年是某种光荣的社会主义过去吗?要怎么看待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还有文革呢?对于这些事情,有来自左翼的批判吗?

对于很多人来说,回答这些问题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很直截了当的事情,而这正是因为中国自己的这段历史有着太多相互矛盾又不清楚的记叙。在这些互相矛盾和令人困惑的众多说法中,有的是来源于政治上的偏见和不了解,有的则是来自于对历史有意地歪曲。从小到大,我们都被告知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然而,要认真回答之前提出的所有问题,就必须要理解上个世纪里在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要理解在中国的这些事情又是发生在怎样的一个国际语境之中的。

这就是像Scalice博士一样的学者们所做的工作的重要意义。他们去伪存真,用详实的历史记录和严肃的研究态度来将谎言、困惑、疑云和伪造从历史真相上剥离。也只有这样,中国的工人们才能真正从自己过去的成功与失败中汲取经验教训——什么样的纲领才能引领我们前进?谁是我们的战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曾做出领导革命的姿态,但事实上却镇压工人运动、把工人们带进政治上的死胡同?又是谁曾经警告过,说这些背叛会发生?捍卫Scalice博士、反对对他的诽谤和攻击,就是在捍卫所有严肃的学者,捍卫那些有原则地去研究历史、因而给工人阶级的斗争做出了很大帮助的学者们。